春分 • 归来的女神

 竹林

春分

历史上的春分不仅仅是一个节气,也曾经是一个重要的祭祀节日。

时移世易,当肃穆的仪式在历史的隧道中逐渐湮没,尘封的古老神祗却以崭新的形象回到了舞台的中央…… 

二十四节气的早期历史,我们了解的仍然不够多。不过,二至(冬至夏至)二分(春分秋分)基本被公认为是最早出现的几个节气。和大多数节气源于对物候变化的描述不同,二至和二分都有相对鲜明地天文特征(冬至:白天最短;夏至,白天最长;春分/秋分:白天与黑夜等长)。

作为最古老的几个节气之一,春分会受到一些额外的重视——被定为公共假期,并举行相应的祭祀以通感天地。

春分的祭祀内容主要有两种:一是祭祀朝日,二是祭祀高禖。祭祀朝日容易理解,可是……高禖又是什么呢?

其实,高禖一词虽然看上去古奥冷僻,但是其实离我们又并不遥远——赵灵儿,紫萱,小蛮,于小雪,花千骨,韩云溪(百里屠苏),LOL阿狸(ahri),涂山苏苏,少司命……这些当代影视/动漫/游戏作品中的角色,都和古代的高禖神祗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

玄鸟至,祀高禖

高是尊贵的意思,而禖字则指古代与求子嗣相关的祭祀活动。按照闻一多,郭沫若等先生的观点,中国早期的神话传说中,一个部族的始祖往往可以上溯到一位女性,她可以是女娲(夏人之祖),可以是简狄(商人之祖),也可以是姜嫄(周人之祖),等等。她们既是创造部落的强大始祖,也是旺盛生命力和繁殖能力的象征,因而受到纪念和崇敬。据此,她们应该是高禖神最早的原型。

“高禖者,人之先也”

            —— 西晋·束皙

不过,玄鸟什么时候出现可不好说,于是到了宋朝的时候,这一祭祀的日期被确定在春分之日

在高禖祭祀成为国家层面的常规祭祀之后,祭祀神祗的形象也发生了一定的改变。国家公祭中的高禖神从北齐的记载(公元6世纪)开始被明确,首先出现的却是之前谈到的那些女神们的丈夫的形象,比如伏羲(女娲之夫),帝喾(简狄,姜嫄之夫)等等。随着社会等级的构建日趋严密,女性日益下降的社会地位或许也反应在高禖祭祀的对象上——男性神祗很快成为了高禖祭祀的主角,女性神祗在官方被定在了从祀的地位,其神职也被固化在了生育和繁衍上。

今天,经过自己和全社会的不断努力,女性整体在各个社会领域的话语权都获得了很大提升。这一变化也同样投射到了当代的文化领域里——在通过影视/游戏/动漫等流行艺术对传统文化形象进行重塑的过程中,高禖祭祀所涉及的这些女神形象又率先以不同的形式重新回到了舞台的中央,收获了很大的反响。

女娲后人——主角的剧本

(赵灵儿《仙剑奇侠传一》)

女娲是流传下来的创世神话中最早的神祗之一,在中国神话中是所有人类的祖先。根据记载,女娲也是一种古老高禖神祗。 (皋(高)禖古祀女娲。——南宋·罗泌《路史·余论二》)

“道归道,魔归魔,而我是我,

神佛也不能决定我的命运。”

   —— 仙剑奇侠传·赵灵儿

知名国产单机游戏系列——仙剑奇侠传的正传故事,可以说便是几乎完全就是围绕着“女娲后人”这个特殊设定展开的,每一代故事(除了仙剑六)中都至少有一个女主角拥有这一身份。不管今天已经成了怎样时代的眼泪,仙剑奇侠传依然是国产单机游戏发展史上绕不开的一个话题。由游戏改编的影视剧,也捧红了胡歌,刘亦菲,唐嫣,杨幂,刘诗诗等一大批红极一时的明星。

(紫萱《仙剑奇侠传三》)

来自女娲族的主角往往继承了强大的灵力和法术,能够自立自主,并担负着保护一方部族/整个人类的工作。而她们在感情和责任之间的矛盾和摇摆也常是游戏剧情的着力刻画的看点。

(乌蒙灵谷中的女娲像《古剑奇谭壹》)

这一设定在一九九五年仙剑奇侠传一发售之后取得了巨大成功,又被用于其他仙侠题材的游戏或影视剧之中。比如轩辕剑天之痕中的女主于小雪便为“女娲石”的转世;古剑奇谭一的男主百里屠苏,也来自时代供奉女娲的神秘部族乌蒙灵谷。在2015年上映的改编自小说的电视剧花千骨中,赵丽颖扮演的女主角同样被设定为女娲的后人。和仙剑系列的女娲后人角色类似,他们身上同样拥有异常强大的力量,同时又背负了可以影响世界的重任。

涂山氏——九尾狐的故乡

《吕氏春秋》和《吴越春秋》记载了夏禹与身为九尾白狐的涂山氏初遇时的歌谣。歌中直白的反映了夏禹对涂山氏的一见钟情,见证了两人之间婚姻。

闻一多根据《世本·帝系》中的材料认为涂山氏就是女娲,因此他也将涂山氏列为古老的高禖神之一。因为材料的可信较低,这一观点有争议,而且涂山氏身上缺少像女娲捏泥土成人、简狄因玄鸟受孕这样明确的创世或者感应受孕之类的神话。不过,涂山氏是夏禹的妻子,是夏人的始祖之一这点基本是没有异议的。

“绥绥白狐,九尾庞庞。

成于家室,我都攸昌。”

——《太平御览》

引《吕氏春秋》

值得注意的是,涂山氏还是后世所有强大妩媚的狐仙(妖)的始祖,各种九尾灵狐形象的滥觞。关于她的神话淡化了创世色彩,使得她远比女娲这样的创世神灵容易被其他文化借鉴。在东亚和东南亚的各种文化中,九尾狐的设定广泛存在,并诞生了结合各地人民口味的不同传播形式。譬如游戏英雄联盟中,英雄阿狸(ahri)的形象便来自于韩国民间流传的“狐珠”故事。(“狐珠”的成文故事最早出现于清代小说集《耳食录·卷十一·胡夫人墓》,不过在国内默默无闻。在韩国却广为流传,出现了许多版本。)

(阿狸·英雄联盟,可见身前的蓝色“狐珠”)

因此尽管狐仙(妖)们同样神通广大,传统小说中她们的故事更多的与爱情和魅力相关。不过如今,她们的形象也从刻板走向了丰富,始于2012年的连载漫画《狐妖小红娘》中,女主角涂山苏苏(红红)是强大的狐妖部族首领。与传统的狐妖形象不同,没有失忆前的涂山苏苏(红红),除了爱情之外还有个世界和平的伟大梦想。

(涂山红红《狐妖小红娘》)

少司命——兰与剑

春秋战国时期的楚文化灿烂而独特,特别是屈原等人开创的楚辞,是中国诗歌发展历史上的一次重大的开拓。楚辞中留下了关于楚地祭祀文化的丰富信息,其中屈原的《九歌》就被认为是在民间祭神唱和文本的基础上产生的。

秋兰兮麋芜,罗生兮堂下。

绿叶兮素华,芳菲菲兮袭予。

……

孔盖兮翠旍,登九天兮抚彗星。

竦长剑兮拥幼艾,荪独宜兮为民正。

屈原《九歌·少司命》

《少司命》是屈原的《九歌》中的一篇。本篇以秋兰与芳草起兴,以长剑护孩童(幼艾)终焉,塑造出一个刚柔并济的神祗形象。清代学者王夫之认为少司命是楚文化中的一种高禖神,这种说法缺少虽然其他更坚实的佐证。但是根据《少司命》的文本和其他相关文献,少司命拥有主子嗣和婚配的神职应该并非虚言。郭沫若在1942年创作的历史剧《屈原》中,便采用了这一说法。

(少司命《秦时明月》)

近年来,国产动画《秦时明月》也尝试着重塑少司命这个角色。动画主要根据《九歌·少司命》中对秋兰芳草的环境描写,赋予了她强大的操纵植物的能力,而剥离了她送子和主婚配的神职。

归来的女神

高禖祭祀中涉及到的女神形象,在一度被扔进祭坛的角落中长达千年之后,又以不同形式在当代流行艺术中获得了新生。如今,她们的形象变得更加多元——作为生育神的属性被大大降低,而作为人类/部族始祖能力强大,有责任感的一面,以及相关文学作品中赋予的独特能力,则又被重新强调起来。这既是当今社会发展的趋势,也是对女性在人类历史中承担的重要角色的肯定。

每年的3月8日被定为国际妇女节,以纪念一战前后由妇女们主导并参与的一系列风起云涌的反对战争,争取社会权利的运动。然而不知从何时起,“妇女”一词开始受到一部分年轻女性的嫌弃,导致某些商家发明了“女神节”这个称呼,在宣传中取而代之。

然而消费和谄媚并不造就一个真正的女神,能被铭记的最终是为社会创造价值的人们。

承担责任,创造未来。女神,是成为自己梦想中的样子。

造型/ Lisa

模特/ Alice

摄影&后期/ Vermouth

选色/ Jeff

文案&排版/ 竹林

文中所有图片版权归汉服学社所有

若有合作需要,可通过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客服号,微博与我们联系